• 陳 韋仁

沖繩摩文仁之丘台灣之塔






在沖繩本島南部平和祈念公園的摩文仁之丘有各縣沖繩之戰戰死者慰靈碑,2018年新設立了台灣之塔。第一年的台中六十五很榮幸成為在此第一次舉辦的台灣人追悼慰靈祭的祭祀神酒。

起因是因為有一位沒見過的日本朋友買了4瓶,因為聽聞慰靈祭而與主辦單位建議使用這隻以台灣米種釀製的日本酒為神酒更有意義。結果他自己喝了一瓶把剩下3瓶寄到沖繩給主辦單位。

所以2018年夏天回台時臨時插入這個行程飛來沖繩參加慰靈祭,當初在台灣高鐵上聽到這件事感動到眼淚都留下來,能被選為祭拜台灣先人的神酒是多麼光榮的事!使用台灣故鄉的品種所釀造的日本酒祭祀無法回家甚至不知道名字的前輩英靈,心中有著無數無法言語的翻騰思緒,真的只有感謝台中六十五號牽起的緣分。「台中六十五」名副其實成為連結台灣與日本的酒!

同時揭碑的還有李登輝前總統揮毫的「為國做見證」石碑,前一晚也有舉辦歡迎會,李前總統拖著年老的身體在台上發出宏亮聲音演講的姿態讓人覺得,經歷過那的世代的人真的很厲害。

在和平公園石碑上的戰死台灣人名只有區區34位,隔壁的韓國、北韓都一直在增加,這是因為對方學者有在研究,把戰死者的名字挖出來,台灣人當然也不可能只有34位,應該要有學者加緊研究讓戰死者不要連名字都沒有留下.....

到台灣之塔我另外一定會去致意的三個地方,一個是台灣之塔旁的空華之塔,追思戰歿的航空官兵,因為台灣之塔的土地是由空華之塔管理團體提供,原本他們有其他預定,但聽到要蓋台灣之塔,立刻就提供出來,因為有他們提供的土地,台灣之塔才有辦法聳立於此。畢竟摩文仁之丘蓋滿了各縣的追思塔,已經沒有地方蓋其他追思塔,連一些縣的追思塔都不得不蓋到平和祈念公園以外的地方。

第二個是台灣之塔後方有一個しづたま之塔,是為了追思整個家族成員都亡於沖繩戰的平民,因為已經不會有後代來追思所以日本政府特別蓋了一個追思塔。

最後則是戰前最後一任沖繩知事島田叡的慰靈碑,當時的沖繩因為已經變成最前線的關係,派任知事都不願來上任,島田知事自告奮勇前來,在戰火逼近當中與沖繩防衛司令部協調許多保護島民的工作,當時也是島田知事冒著沒有制空權的狀態飛到台灣,跟總督府協調取得台灣蓬萊米,救助了因為美軍轟炸而頻臨斷糧的沖繩平民。島田知事在沖繩戰戰線全面崩潰下直到最後一刻都在協助平民避難,最終也在混亂之中捲入戰火而戰歿。所以島田知事在沖繩本島的人望直到現在依然很高。三個地方都倒上一杯台中六十五致意⋯⋯




14 次瀏覽0 則留言